安徽省医药行业协会

   
搜索

《我不是药神》背后 亟待治愈抗癌药自身的“癌”?

2018-7-6 14:31| 发布者: zhouhao| 查看数: 21459|原作者: 攀登 |来自: 医药观察家报

为让群众早用上、用得起好药,解决好重点民生问题,6月20日,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,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,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。各省(区、市)对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要开展专项招标采购。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要抓紧推进医保准入谈判。开展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,实现药价明显降低。事实上,今年自全国“两会”以来,进口抗癌药就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。3月20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接受采访指出,群众、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,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,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。5月1日起,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以暂定税率方式取消抗癌药等药品进口关税。同期,财政部也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品,减按3%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。但据新华社报道,采取这些措施后,终端市场进口抗癌药并未降价,部分药物,如用于治疗乳腺癌的靶向药物赫赛汀,还出现了供应短缺的现象。可以说,让普通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即的高价格,已成为抗癌药“自己身上的癌”,不治愈这个“癌”,人民群众对抗癌药的可及性将始终难以如愿。但究竟如何才能治愈这个“癌”?医药观察家报就此专访了安徽省医药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谷先锋。

“高高在上”的价格令患者“望药兴叹”

众所周知,抗癌药,特别是进口抗癌药的价格一直都是“高高在上”。对此,政府部门也是毫不讳言。国家卫健委药政司司长于竞进就表示,抗癌药品费用高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:一是研发投入大。近年来,各方加大抗癌药前期研发投入,新产品研发成功率不到2%,平均成本超过7亿美元,企业需通过高定价收回前期投入。二是保障能力有限。我国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筹资标准目前人均不到700元,大病保险报销后,部分患者自负费用负担仍然很重,补充保险、商业保险、慈善救助等发挥作用不够。三是带瘤生存期不断延长。随着癌症防治技术进步和新药上市速度加快,2014年确诊的、生存期超过5年的肿瘤患者比例超过40%,客观上进一步推高了抗癌药品费用。

在高药价的“压迫”下,很多肿瘤患者只能“望药兴叹”,还有一部分患者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。这与国家确立的“打好‘精准扶贫’攻坚战,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”的发展战略是格格不入的。因此,国家非常重视抗癌药价格过高问题,仅今年以来就多次提出通过降关税、降增值税、医保谈判等手段,着力解决老百姓期盼已久的抗癌药降价问题。但是几个月下来,老百姓并未感觉到抗癌药明显降价。

安徽省医药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谷先锋就此分析道,具体原因可能有如下几点:1.很多药有一定库存,医院现在使用的可能还是原先政策价格下的药物;2.一些新型抗癌药研发成本很高,销售价格附加了高昂的知识产权费用,出厂价十分昂贵,即使关税和增值税降低,也只是杯水车薪,治疗费用如果是全自费,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起的;3.虽然国家通过医保谈判大幅降低了医保支付价格,各省市也相继出台了相关医保报销配套政策,但是很多医院还是以招标目录、医保控费、等待开药事会才能进药等理由,将这些政策红利拒之于门外,有的医院甚至以二次议价的方式要求谈判品种返利,人为限制了百姓的用药需求;4.由于中国人口众多,市场需求量大,如某进口的分子靶向药物,由于通过医保谈判降价后,市场需求量剧增,导致部分市场长时间断货,这就导致缺货地区的百姓接受不到这些可以医保支付的药物治疗,只能接受高昂的自费药。

“三味猛药”狙击“高价癌”

抗癌药“降税不降价”的问题,已引起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关注。李克强总理就说:“抗癌药是救命药,不能税降了价不降。”为此,6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将“抗癌药降价”纳入议题,并开出“三味猛药”:“各省(区、市)对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要开展专项招标采购;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要抓紧推进医保准入谈判;开展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,实现药价明显降低。”

谷先锋对此次会议的决议也是抱有非常大的期待。他说,像抗癌药降价这样的事情,居然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形式讨论,史无前例,充分体现了此事的急迫性,体现了国家层面对百姓疾苦的关心,同时也能反映出部分省市的主管部门,对国务院多次提及的“降低抗癌药价格”工作推进缓慢,甚至不作为的现象。

谷先锋表示,既然国务院明确要求各地对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开展专项招标工作,各地以“不在标”为借口的推辞、应付大概不会再有了。但是各地阻碍降价的“拦路虎”还很多,并且方式还多种多样,如药占比、医保控费、药事会、二次议价的返利等。所以,下一步各地患者能否用到降价的抗癌药,不仅要看当地政府的执行力和执政水平,更要看各地主管部门的决心。当然,各地医保的承受力也是考验各地执行情况的一个重要因素,毕竟每位患者一个疗程动辄数万元的医保支付资金,也不是一个小数字。

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有关负责人也表态说,此前通过2017年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,赫赛汀、美罗华、万珂等15个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癌症治疗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。对于目录内的抗癌药,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招标采购,在充分考虑降税影响的基础上,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价格下降。

该负责人还指出,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,也将开展准入谈判,由医保经办机构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,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、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。

既然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已表态,那么今年的谈判预计会什么时候开始?将哪几类抗癌药纳入谈判对象呢?

谷先锋分析道,由于近期国家对创新型新药的审批开通了绿色通道,很多新药相继获准在中国上市。而这些救命抗癌药动则上万元的单价,让其无法大面积使用,企业高投入后的高回报也受到影响,这就使得把这类品种以“医保准入谈判”的方式纳入医保报销目录的工作势在必行。此外,之前的医保准入谈判实现了多赢,所以个人判断新的一轮谈判会马上开始。谷先锋认为,此次纳入谈判的药品应具有临床必需、疗效确切、价格昂贵等特点,如新上市的分子靶向药盐酸安罗替尼、奥希替尼等。

对于会议提出的开展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,实现药价明显降低,谷先锋对新组建的国家医疗保障局的作用非常期待。他说,国家医保局主要职责之一就是“制定药品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”,所以为了降低医保支付费用而进行的“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”工作,理应由此部门负责。此次国家集中采购的对象应包括目前用量巨大的药品,可根据医保支付排名来遴选,包括部分抗生素、慢病用药、肿瘤药等。特别是原先国内外企业价格差距较大,且已经过专利保护期、用量巨大、国内已经有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,应该给国内外企业一个平等的竞争机会,带量议价,国家采购,这样一定能大大降低医保费用。

“长短结合”让群众用得起抗癌药

虽然6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针对抗癌药“降税不降价”的问题开出了“三味猛药”,但包括谷先锋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,抗癌药,特别是进口抗癌药价格高的问题,由来已久,且原因复杂,所以并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行业独立研究员就表示,要又快又有效的话,当然是“开通印度专线”最为直截了当。事实也是如此。日前有媒体报道,在巨大的价格差异面前,一条印度仿制药流入国内的渠道已经被打通了。“癌症用药没有太多选择,国内自主创新药价格上没有优势。”从印度托人购买抗癌仿制药给家人治肺癌的夏龙(化名)说,以一个月的服药量为例,三盒易瑞沙从欧美进口约7500元,三盒国产药约7000元,印度仿制药一瓶才400多元。

谷先锋也认为,要想解决价高的问题,需将短期手段和长效机制相结合,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。1.国家简化注册审批流程,用科学的方法既对研发质量把关,又加快审批流程,提升这些“救命药”在国内的上市速度;2.加大对药创新的扶持力度,不仅对创新过程给予扶持,而且当创新型新药上市后,第一时间给予医保谈判、医院无条件挂网使用等相关政策,使创新药拥有医保和临床使用资格,这样药品就有了销售量的保障,就会激发广大创新企业研发新药的动力,产生良性连锁反应;3.创新产品多了,就会产生市场效应,这时国家进行医保谈判时,对这些天价药的筹码就会多一些,回旋的余地也会大一些,药价降到合理的区间的可能就会大一些。

关于建立降低抗癌药费合理负担的长效机制,国家相关部门也正在努力。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就介绍,一是鼓励研发创新,鼓励新靶点、新机制抗癌药研究和原始创新,鼓励专利到期或即将到期临床急需抗癌药的仿制生产;二是提高审评能力,科学简化审批手续,加快癌症防治药品上市;三是降低药品流通成本,严厉打击商业贿赂、价格垄断等违法违规行为,挤压价格虚高水分;四是提升诊疗能力和合理使用抗癌药品。

曾益新表示,降低抗癌药品费用,涉及研发注册、生产流通、采购使用、医保支付和财政税收等多个环节和多个部门,迫切需要加强部门协作,国家卫健委将与相关部门一起抓好组织实施,最大限度减轻癌症患者及其家庭的经济负担。

最新评论

会长信箱|联系我们|加入收藏|安徽省医药行业协会 ( 皖ICP备12005121号 )

GMT+8, 2019-7-21 21:27 , Processed in 0.022761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© Anhui Pharmaceutical Profession Association.